总访问量:3404

2018年9月职业与继续教育新闻简报

发布时间:2018/10/8 9:40:58 字号:大、小阅读:63次 分享到:

国内要闻

中共中央 国务院印发《乡村振兴战略规划(20182022年)》

教育部办公厅关于报送贯彻落实《教育部等九部门关于进一步推进社区教育发展的意见》进展情况的通知

2018世界人工智能大会917日在上海开幕,习近平主席致信:共同推动人工智能造福人类

京津冀现代服务职业教育集团签约开展战略合作

《广东省职业教育条例》91日实施,对广东省职业教育办学层次延伸至研究生和职业教育产教融合型企业可享优惠等作出规定

天津市召开2018年职成教育工作推进会,培养具有工匠精神的技术技能人才

山东省继续教育改革与发展培训班开班 共谋高校继续教育高质量发展大计

兰州市政府发文将成立兰州开放大学建成覆盖全市全民终身学习网

河南省教育厅办公室下发《关于举办2018年全民终身学习活动周的通知》,此次主题是“服务国家重大战略,推动全民终身学习”

助力智慧家庭发展 福建移动多屏互动在线教育平台全国首发

中国在线教育用户规模达1.72亿,未来将线上线下相融合

我国具备科学素质公民比例达8.47%:与美国相差30

山东大学:在线“微专业”提升学生素养

德国25个新职业培训章程即将生效

世界职业教育大会今在广州开幕

第八届中日韩三方远程教育论坛在国家开放大学举行

爱尔兰公布《资格和质量保障(教育与培训)法案修正案》

英国高等教育在职学习人数呈下降趋势

媒体与学者视点

《人民日报》:大力培育新型职业农民,为乡村振兴提供人才支撑

《在线学习》:高校继续教育转战非学历能否成功逆袭?

华东师大吴遵民:发挥成人教育作用构建终身教育体系

教育部科技司司长雷朝滋:教育信息化2.0正当其时

北师大教授黄荣怀:升级教育信息化 助力教育系统变革

 

2018年9月职业与继续教育关键词

本月以下词汇作为2018年9月职业与继续教育关键词:乡村振兴战略、非学历继续教育

     乡村振兴战略规划(2018-2022):开启全面建设社会主义现代化国家新征程

党的十九大作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进入新时代的科学创新,提出实施乡村振兴战略的重大历史任务,在我国三农发展进程中具有划时代的里程碑意义,必须深入贯彻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和党的十九大精神,切实抓住历史机遇,增强责任感,使命感,紧迫感,把乡村振兴战略实施好。

战略提出要积极推进产学研合作,加强科研机构、高校、企业、返乡下乡人员等主体协同,推动农村创新创业群体更加多元。培育以企业为主导的农业产业技术创新战略联盟,加速资金、技术和服务扩散,带动和支持返乡创业人员依托相关产业链创业发展。整合政府、企业、社会等多方资源,推动政策、技术、资本等各类要素向农村创新创业集聚。鼓励农民就地创业、返乡创业,加大各方资源支持本地农民兴业创业力度。

战略强调要优先发展农村教育事业,要实施高中阶段教育普及攻坚计划,提高高中阶段教育普及水平。大力发展面向农村的职业教育,加快推进职业院校布局结构调整,加强县级职业教育中心建设,有针对性地设置专业和课程,满足乡村产业发展和振兴需要。推动优质学校辐射农村薄弱学校常态化,加强城乡教师交流轮岗。积极发展“互联网+教育”,推进乡村学校信息化基础设施建设,优化数字教育资源公共服务体系。

战略指出要全面建立职业农民制度,培养新一代爱农业,懂技术,善经营的新型职业农民,优化农业从业者结构。实施新型职业农民培育工程,支持新型职业农民通过弹性学制参加中高等农业职业教育。创新培训组织形式,探索田间课堂、网络教室等培训方式,支持农民专业合作社、专业技术协会、龙头企业等主体承担培训。鼓励各地开展职业农民职称评定试点。

评论:

培育新型职业农民,这是乡村振兴战略规划中的重大部署,也对职业教育提出更高的要求,中国长期居住在农村的农民有7.5亿,实施乡村振兴战略,广大农民群众是主力。怎样制定符合农民的培训模式,培训方式,培训内容,提升培训质量,让农村真正的提升自己的农村种养知识,充分发挥高校职业教育同当地职业教育之间的合作,找到培育新型职业农民的正确方法,切实抓住历史机遇,服务和培训好广大农民。

   

     非学历继续教育 : 撑起继续教育的半边天

《国家中长期教育改革和发展规划纲要(2010-2020年)》指出,以加强人力资源能力建设为核心,大力发展非学历继续教育;早在2016年,教育部发布《高等学历继续教育专业设置管理办法》,加强了对高校学历继续教育的规范与管理。这一文件的问世,无疑给高校继续教育转战非学历注入了一针“强心剂”,让高校更清醒地认识到,单一依靠学历继续教育发展的时代正在远去;今年,教育部首次在全国开展高等学校继续教育发展年度报告工作,再次引发业界对继教整体发展的大思考。

据2017年全国教育事业发展统计公报统计,2017年,全国接受各种非学历教育的学生达927.37万人次。根据《刚要》提出的至2020年,我国从业者参加继续教育的人数将达到3.5亿人次,从业人员继续教育年参与率将达到50%。不难看出,社会需求与政策支持将让非学历继续教育具有极大的发展空间。

不难看出我国普通高校的继续教育从学历导向以学历教育为主,转为非学历导向以继续教育培训为主是大势所趋。高校进行非学历继续教育,是高校向社会辐射教育资源,提高受教育者的终身就业能力,非学历教育由于没有学历的“卖点”,因此受教育者和教育者会更关注培训质量而非学历文凭。这也正是我国继续教育、终身教育的根本问题——围着学历教育转,满足社会的学历需求。虽然我国一些高校继续教育学院已经在朝着非学历继续教育转型,但进程很慢,效果不明显,这是因为第一需要高校摆脱学历导向,以教育质量吸引学生,这对于很多长期以来做学历继续教育的院校来说,具有很大的不适应性,第二也是社会大环境影响下最难的一方面,就是需要受教育者接受继续教育,转变学历思维,不在唯学历至上,达到非学历继续教育技术提升的目的。第三大部分高校没有把继续教育看作学校人才培养职能的重要组成部分,没有将其同提升国家、社会核心竞争力建立起必然联系。这直接影响了高校对继续教育的投入、管理,从而影响高校继续教育的可持续发展,非学历继续教育的发展更无从提及。

非学历继续教育与学历继续教育的一个最大区别是其市场化属性,是否能够满足市场的需要,衡量继续教育的一大属性。对非学历继续教育市场属性认识不到位是高校认识不足的又一表现。长期以来,高校继续教育讳谈“市场”,而非学历继续教育作为离市场最近的一种教育形式,其发展应该实行市场化的管理方式和运行机制。但是目前,国内绝大多数高校的继续教育都没有形成市场化的公司运行机制,这直接影响了高校继续教育对市场的敏感性、预测性和针对性,从而影响非学历继续教育的持续发展。

不过随着生存环境的变化,使得转战非学历继续教育成为高校继续教育工作的重中之重。国内众多一流高校,比如北京大学,中山大学,相继宣布退出学历继续教育,主攻非学历继续教育,非学历继续教育,会成为高校继续教育的主体,将撑起高校继续教育的半边天。

评论:

高校继续教育当以质量为导向,非学历继续教育更是如此,不只是一纸培训结业证书那么简单,高校非学历继续教育需要摆脱以学历为导向,要以教育培训质量来吸引学生,受教育者能够在一定时间内得到真实的效果和真正的提升,也真正做到服务国家构建学习型社会的目的。